敲铜业没落‧打铜仔街没铜匠

  • 464views
敲铜业没落‧打铜仔街没铜匠(槟城)自乔治市名录“世界文化遗产”之后,本头公巷、打铜仔街(Armenian Street)与四方巷(Soo Hong Lane)这些古蹟心脏区的街道顿时游客大增,许多游客都是闻孙中山当年带动革命起义的“庇能会议”庄荣裕号的美名来到打铜仔街。打铜仔街顾名思义就是因打铜业兴旺而取名,不过,现在已经没有人打铜了,打铜的地方早已被卖二手货的商店取而代之。本头公巷与打铜仔街衔接在同一街道上,中间被大统巷分隔着,后半部是打铜仔街。从打铜仔街(上段)到本头公巷(下段),每一方吋都是历史角落。如果不去考究的话,一般人多自作聪明地猜想当年打铜仔街一定有很多铜匠。如今,走在打铜仔街,听不到打铜声,但按图索骥的国内外游客倒不少。52岁老街坊马金发向《》回忆说,他小时候曾看到印裔铜匠在这里打铜,他们主要是把铜与铁敲打分开,再把这些二手金属分类变卖。二手货商店取代“很多老铜匠在80年代退休,年轻一代又不想延续这种艰辛的敲打工作,所以已经没有人再打铜。他们以前打铜的地方已经变成二手商的店舖。记忆中,这街上从前有5间打铜店。每天都忙着分类回收物,还哪来的时间打铜?现在商家都用机械刀割法分类金属品,敲打及烘烧方式已经过时了。”从奶奶年代开始就在打铜仔街居住的马金发,自然赞成这位在古蹟心脏地带的老街能放上中文路牌,至少,这可让年轻人知道打铜仔街的由来。他说,游客一般来到打铜仔街后,通常顺着路或进入画廊浏览一或到街角的百年叶氏公司参观一轮,再探访大统巷内的龙山堂邱公司。本头公巷与打铜仔街正史当年铜匠马来人居多槟城古迹信托会财政林玉裳说,Armenian Street在中文名,按街道上下段分成两名。本头公巷是从缎罗申街至大统巷,本头公巷的来历主要是因为那里有一座百年历史建德堂大伯公庙,因此就被喻为本头公巷。她指出,本头公就是指大伯公的意思,本头公巷意指本头公(大伯公)保护这一带居民的意思。“从大统巷至打石街路段,就称为打铜仔街,主要是当年有很多的铜匠在那里作业,铜匠都是马来人居多。”根据1800年的旧地图,Armenian Street前身名为Malay Lane,因为当时那一带都是马来人甘榜。在1808年,政府正式换成了Armenian Street,并以当时一间着名印度贸易公司Armenia Trading Community为其街名。本头公巷取名与黑帮斗争有关本头公巷因有着历史悠久的建德堂大伯公庙而得名,不过许多老街坊已陆续搬离,留下的一些战前老屋早已改为餐厅及画廊。据老街坊指出,本头公巷的街名由来与当年两大私会党派系,即义兴及建德之间的斗争有着密切关係。75岁老街坊梁庆德披露,19世纪的槟榔屿有许多私会党,除了义兴及建德,尚有和胜、存心及海山等。“小时候,建德堂大伯公庙是福建人建德派系的基地,它的势力之大,连警方也要敬他们三分。为了避免外人入侵,庙门长年深锁,外来者都不得擅自入庙半步,否则便被杀头。”据他了解,某年建德与广东派系的义兴起冲突,由于事态严重,殖民地政府拉起戒严警报,同时下令捉拿派系头目,以及充公他们名下产业。“建德派系的会员为了保住产业,撒谎骗政府说他们欠下丹绒道光海珠屿本头公庙(大伯公庙)一大笔钱,因此必须拿这些产业来还债,建德堂才逃过被充公。”梁庆德还记得,建德派系人马为了答谢本头公庙的“帮忙”,便把街道取名本头公巷。每年庆典活动,建德堂大伯公庙都会派大队游行到丹绒道光海珠屿大伯公庙进行庆祝会,以示谢意。龙山堂邱公司创办人四方巷纪念邱泗方四方巷是本头公巷旁一条小巷,此巷纪念的是龙山堂邱公司创办人之一邱泗方。邱泗方是19世纪着名的响码承包商和大地主,除了市区的房地产外,他在白云山路一带也拥有四方园。1894年,邱泗方逝世后,英殖民地政府因认同他对社会的贡献,便以他的名字,直接把他居住的巷子命名为四方巷。槟城龙山堂邱公司旅游管理主任谢清祥指出,龙山堂邱公司是在1850年兴建,邱泗方是家长之一。四方巷寂静得很,里头只有了几家贸易进入口公司、西药店及几户住宅。对于四方巷的由来,在这里经营西药批发的张仕和坦言不确定有关背景,但曾听闻小巷和上一代富人邱泗方有关。他相信,对方当时是因为拥有巷子里的多幢房子,所以巷子名为四方巷。“四方巷的中英文街名可直接翻译对照,邱泗方的地位相信在英国殖民地时代已受官方承认。后来,我才知道自己这家商店早前是邱泗方故居。他的后裔,即槟城古蹟信託会秘书和本地着名作家邱思妮,曾表示想要买下这幢房子。不过,我没有答应她。”‧2008.11.08